20個月以來,整段的非睡眠空閒時間竟然只有乘坐國際航班的飛行時間,但好幾次也是疲憊的從起飛前睡到了落地後,或者在飛機上完成工作。

 關於環球旅行,做了十期的環球故事館微信群分享,但每期的準備時間至少需要六個小時,對我來說有些不堪重負,只好也停了。

我在微博里寫了一句僅對自己可見的話:人生就像排兵布陣,時間和精力就是你的軍隊,排在哪才有可能攻克哪。

當初聊旅行的時候,我說:不是勇不勇敢,而是捨不捨得。我捨得將我這兩年的青春,熱血,全部的冒險精神,樂觀主義和幽默情懷,都交給未知旅途,去與陌生的世界會面,並樂在其中。

20個月以來,好像是另一次交付,只不過對象換成肯道爾。

關於困難

2016年我們決定要成立公司,第一個員工是猴子。她從桂林來深圳,內心忐忑不安,連帶什麼被子都很糾結。租的辦公室在地鐵站旁邊的小區,但是地鐵線是架在高架上,並且沒有全包,每隔幾分鐘都有地鐵開過,剛開始的時候打電話,恨不得牆上,或者桌子底能有個洞,可以把頭塞進去獲得一點安靜。小區里也一度掛滿了抗議噪音的條幅。

UTMB高能完賽選手南瓜是我們的第二個員工。然後是西蒙。

西蒙是看了肯道爾201510月的南山站之後想要加入我們的,當時展映完了他不走,等到我從後台出來,鼓起勇氣要加微信,說想要加入我們。在後來持續半年的時間里,他一直騷擾了很多遍,我才決定見面聊一聊。在工資比原來低三分之一的情況下,他還是堅定的要加入我們。我們有時候會聽說別人家的孩子如何毫不計較的追逐自己心中所愛。西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們都在做很多準備。為一場展映要準備的大小事宜可能多達一萬件,場地,影片,嘉賓,推廣,物料,設計……各種合作洽談,業務推進。 

有一件小事印象深刻:2016年初英國說考慮品牌形象升級,提了一個大家都覺得很妙的創意,把肯道爾那個山的logo,變一下形,變成一把篝火。創意靈感是在戶外的環境里,點起一把篝火,人們就會自然而然的聚攏過來。肯道爾就應該是這樣一個能夠將大家聚集起來的平台,一起分享探險(肯道爾Slogan)。

很妙的點子,做的草圖也很好看。於是我們滿懷期望的等著英國出正式的設計稿,期間還想了很多以篝火為靈感的點子,我們稱為添柴計劃,做了很多設計,影片和海報都配套著完成了。結果英國不滿意整體的升級設計,拖了好幾個月,終於決定再用一年原來的VI。我收到郵件之後想到我們之前的一切準備工作和希望,為此耽擱掉的時間和心血,再看著做回來的一堆物料,那是第一次控制不了情緒。

但再往回看,20個月是我們旅行結束回國的時間,但其實結緣肯道爾已經遠不止20個月,想起那些在十幾個不同時區里發過的郵件和打過的電話,甚至有一次,我們在徒步的過程中途撤出來,回到百來公裡外的城鎮,只為了打一個越洋電話,然後又走到徒步中斷的地方,完成剩下的路途。

是這些過去碎片化的不懈努力,一點點拼出來眼前的現狀的。

我有時候是一個特別後知後覺的人。幾乎是到了2016年年底,才明白過來,我這竟然是在創業啊……

我的天,我還以為我是在玩呢,莫名其妙的走上了創業之路,7x24x365,見鬼了。想衝誰吼一下:怎麼回事,有沒有人管了?!我還是個孩子啊!

有什麼用,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深陷在自己挖的坑里了。

創過業的人會知道,這其中的困難離不開兩件事:做什麼?怎麼做?而相比之下,做已經明確的現事,無非就是辛苦一些,但思考,想出一個閉環,弄明白做什麼,是更難的部分。

一般來說第一年創業是不會輸的,因為沒有東西可以輸。做的一切都是從無到有,都是賺的。2016年,肯道爾在14個城市做了26場展映。我的想法就是有得做全做,積累足夠多的經驗才更清楚路怎麼走。

到了今年初,困難升級,需要開始思考怎樣才能不被事情牽著走,我終於焦慮了。晚上睡覺,腦子並不能停下來,眼睜睜的看著天亮的時候有過很多次。這件事情當然難了,不難就沒有樂趣。這是我們影片里的主角各種挑戰極限時常常說的話。每遇到一次困難,對這句話的理解就加深一層。

肯道爾這個創業的過程特別像登未登峰,沒有具體的參考。定什麼目標,選擇哪條路線,準備多少吃的,挑選哪個搭檔,天氣不好是否有應對措施,突發情況能不能穩住陣腳,風險太大該不該果斷撤退……一路摸索和獨立判斷。

每天嚼著那麼幾句話來安慰自己:

練就一下吃苦的技術啊;

這事兒要是不難,也輪不到我們來做了啊;

所有的過程都是酷的啊,等等。

我會向特別親近的人抱怨或者傾訴,但切身體會是:能說出口的都是些小煩惱,真正的痛苦是說不出來的。

四月最後一個活動之前我終於崩潰了,身體發燒,打電話給老虎哭,重復說:好難受好難受。但是睡了一覺燒退了又跟同事一起拖著箱子去廣州做活動了。

關於樂趣

然後我就想,難受成這樣,有沒有樂趣呢?

我那種頭天發燒第二天接著出門乾活的行為給了一個很明確的答案。事實上我認為,任何一個看起來多麼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事情,根本原因都不會是因為做這件事情的人本身偉大,一定是因為做這件事情給了ta某種程度的樂趣,足以支撐ta的一切行為。 

關於環球旅行,我常說的一句話:每個人都會選擇自己適合的方式生活,這句話說的是一種肯定的存在,裡面的邏輯是:不管是頭腦清醒的,還是在潛意識里,人都不可能讓自己長期處於一種單純的特別痛苦的狀態,人性就是這樣的。如果ta在做一件特別痛苦的事情,說明這件事情一定是伴隨著很大的樂趣。所以基於這個觀點,每個人正在過著的生活,就是ta最適合的生活。

只是有些人很清楚,有些人不太明白,以為自己是在妥協,是被逼的。

因此我雖然在一種後知後覺的情況下創起了業,但肯定是因為這件事情最起碼,有跟【完成目標的困難和痛苦】旗鼓相當的樂趣,我才能堅持下來。

所以說到樂趣那也是無處不在的,並且跟難度成正比。大到肯道爾的精神內核,在中國的發展空間,為從事它的人而解鎖的多維世界,接觸到的有趣的人和新奇的事物,這些三言兩語講不明白,就不展開來說了。總之讓我總是難受到哭成一個傻逼,擦乾了眼淚又迎頭而上。

小的方面,我們的小團隊裡經常碰出奇怪的火花:

西蒙身上有無窮的梗,他成名首先是因為有一次我讓他翻譯一份PPT文件,裡面有個人名字叫Boston Noddle(波士頓 · 努道爾),他給人翻譯成波士頓 · 麵條。

我們去年在拉薩有一場展映,有一天西蒙忽然問:我們西站那一藏(西藏那一站)情況怎麼樣了?

從那以後他的舌頭就再也沒有捋直過,公司碗藏(網站)做好了嗎?今天網善(晚上),我要裝心駐駐(專心致志)的學習。

辦公室有一個很大的廚房,千年單身猴子是一個廚藝為零的廚房殺手(這個因果關係太成立了),她每進一次廚房都是一次災難的開始,焦味通常持續很久都散不了。有一天我在煎從家鄉帶過去的糕點,忽然猴子來了,正巧那天我又放鬆了警惕,任由她站在了鍋前,結果當然無可輓回,所有的糕點全都黑了,焦成碳了。而且她竟然還很生氣,把鍋鏟一丟:給你弄,我就不應該來廚房! 

前幾周我們拿到了:無保護獨攀大神Alex Honnold的,獨家,限量,精裝版中文自傳,於是做了一個肯道爾的分享探險禮包。給用戶做的畫像是【熱愛探索和自由】,推廣的點是【自己珍藏,或買給身邊熱愛探索和自由的ta】。結果寫文案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寫成了:自己珍藏,或賣給身邊熱愛探索和自由的ta。基本上是完全暴露了內心的想法,可以說是非常尷尬了。 

這種小細節數不勝數,新來的樹經理也是這個範兒,她在深圳買了一張地鐵卡,到了廣州之後坐地鐵,她說:你們去買票好了,我不用買,我昨天剛買了卡。

整個團隊都好像少根筋,但好在所有人都真的熱愛這件事。肯道爾慢慢的,把我們這樣的人聚集起來。

關於矛盾

矛盾貫穿在工作的所有環節,要在文字上描述清楚也同樣是巨大的挑戰,是這篇文字寫了一個月也完不了稿最大的原因,我寫了刪寫了刪,仍不確定是否能把話講清楚。

因為是在全國範圍內的做推廣,我跟不同區域,不同類型的合作夥伴打起了交道。這裡面的差異很有趣,北方人關注的點和討論的話題,跟南方截然不同,上海的朋友們則常常追求著標新立異,總的來說每個人都希望近其可能的掌握主動。戶外行業雖然是個朝陽產業,參與者幾乎都是愛好者出身,但大家都面臨一個共同的矛盾:主流生活方式與戶外精神的矛盾。儘管生活和消費方式都在升級,但與其它任何體量龐大的產業相比,我們做的事情都是小眾中的小眾。

舉個例子,兩周前肯道爾世界體驗計劃(一項源於肯道爾戶外影片的旅行體驗計劃,前往影片拍攝地,體驗影片項目,與主角大咖同行)與騰訊遊戲合作,在英國湖區國家公園迎來我們第一批50位體驗者,參與山地車騎行和皮划艇項目。

體驗結束之後,領隊顯然感受很好,對肯道爾也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於是她問我:

–  你們是電影公司嗎?

–  不是,我們不拍片子,只徵集,評選和展映片子。

–  你們的片子在電影院能看到嗎?

–  看不到,我們暫時上不了院線。

–  怎麼才能看到你們的片子呢?

–  我們每年盡量在全國做展映。

–  多少場?

–  ……不確定。不過現在華為手機能看我們的片子了。

–  那我們非華為用戶呢?

–  對不起。

–  你們是旅行社嗎?

–  不是。

–  拓展公司?

–  不是。

–  世界體驗長期有嗎?

–  沒有,這個階段一年只能做幾次。

–  看你朋友圈怎麼還賣書呢?

–  我們只是跟別人合作做推廣。

……

–  這麼說吧,你們到底是怎麼什麼活下來的?

–  ……可能,因為愛?

她最後一個問題,我也一直不停的問自己。因為愛顯然活不下去啊,這可不就是要奮鬥的地方嗎?情懷不同的變現方式,永遠是最大的矛盾。想要掙錢,還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政策是不是支持,內容是不是夠好,觀眾和市場夠大嗎?怎麼盈利?並沒有一個閉環是現成的。

 _

第三個大的矛盾,我也並不意外。

2014年我們在楠溪江的第一場展映,有一部影片叫《攀岩辣妹Spice Girl》,講的是英國最厲害的女性攀登者Hazel Finley的故事。

聊到她的攀登,Hazel說了一句話:我們生活在一個女性被認為不應該勇敢的社會中。

這句話也切身體現在我身上。

總會有人對女性創業者存在輕視和偏見,其他人的想法我並不特別在乎,堅持把事情做好,才是最好的證明。但這件事情也發生在我和老虎之間的版本,值得一提。

在老虎面前,我總是不加修飾的表現出最放鬆自然的那一面,柔軟,或者笨拙。而他也總是條件反射般的衝在前面想要保護我。

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西安,老的旅遊景點有人以各種手段欺騙遊客,被我戳穿之後破口大罵,一向溫和的老虎瞬間衝出去擋住我,並且罵了回去。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反應。動怒是很傷元氣的,況且老虎總是希望能理性的解決事情,事後他沈默了很久來平復自己的衝動。但我覺得他超酷的。

這樣的情況在我們生活中很常見。因此老虎在今年2月跟我商量好去廣州領攀工作之後,我內心的感受,是有一點失去庇護所的感覺,畢竟生而為人,會為你受了委屈不顧顏面衝出去罵街的人沒有幾個。但同時,我在另一個緯度也充滿希望,我希望自己能變得更獨立,依靠自己的力量去達成目標。老虎在身邊是依靠,但也會消磨意志。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是此消彼長的,維持一個總體的平衡是最大的智慧。女性應不應該強大,追求事業、自我還是情感,好多時候都是偽命題,因為對有些人來說似乎根本沒得選,她們只能做自己。 

而化解矛盾最好的辦法,可能就是接受矛盾吧。寬容度夠了,矛盾也就不是矛盾了。

關於無知

無知這一點,既讓人感到羞恥,又覺得好笑。

一定要精通商業才能盈利嗎?一定要善於交際才能有好朋友吧?小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個混不吝,能說會演,數學還很好。結果長大了,卻越來越只會用笨辦法。想起旅行的時候,世界運行的法則超級簡單:真誠,善良,微笑。一路我們都沒有厄運,連偷東西都沒有遭遇過,也交到了很好的朋友,還帶回來一個事業。

回來之後有段時期,我非常明顯感覺到不知道怎麼跟別人對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

凡事都往好的想,很容易就相信,想到什麼立刻做,立刻表達,並且馬上就交出底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這個社會的運行規則不完全是這樣的,這裡面不存在好壞,只是特定領域還是有通行的特定規則。 

常常能看到自己的無知,新接觸到的人,隨口蹦些專業詞彙,都能清楚感受到認知的差距。也看到很多別人的無知,默認很厲害的對方,其實拆分下來是零。

好在這種無知多是技術問題,只要具備勇敢的心,踏實的執行力和敏感的理解力,某個領域的乾貨多啃一啃,遲早是能瞭解清楚的。因此反倒看清了一件事情,如果追求的是感知,那麼不一定要在術方面多麼精通(當然精通的術越多是會有幫助),道走通是更重要的。做一個積極、有趣、堅韌、善良的人,起碼能贏得自己的喜歡,沒有什麼比自己對自己的認可更能產生源動力的了。

關於未來

我有一陣比較痛苦,找一個老朋友給我疏通經脈。他說:你不要把【肯道爾】這件事情當成最後一件事情在做。這個觀點確實有療效,不要覺得成敗在此一舉,不要覺得做不好人生就沒戲了。這個世界有那麼多運行規律,真正的決定性瞬間卻往往只是巧合,人生是有無限可能的 

如果沒有走過這27個月的旅程,我想我承受不了現在的高強壓。年輕的時候多想些傻事,並且想到就乾的好處,就是它能提高面對生活的血氧含量,在極度缺氧,高強壓的情況,還能靠著經歷過的許多個美好瞬間,和看清楚的人生真相,而堅持下去。

2016年初回到深圳,租下辦公室準備創立公司的時候,我寫下當時的心情:翻了一座山過了一片海,到岸了。發現更高的山和更遠的海,一輩子也走不完。可是還是要走的。

所以我想我需要在身體里分出兩個我,一個負責腳步不停,勇往直前。一個負責拉住自己,說:不要著急,走慢一點沒關係。

目光放遠一點,你就不會傷心了。


道尔是一个国际山地电影节,1984年始创于英国湖区门户小镇肯道尔,创始人是两个登山家,热爱探险和山野文化,充满责任心的他俩即使在自己想要攀登的年份,就干脆停办,所以举办的届数应该是没有33届……(非常符合英国人的作风)

我和老虎在旅行的时候,知道了这个电影节,爱得不行,当成了事业带回来。旅行结束之后,我没有去写书,也没有立志成为网红。而是“不容思量”的成为了一只自助创业狗。

本文是我后知后觉的创业故事,虽然五味杂陈,但最想表达,于是现在最先表达的,是感谢:感谢遇到过的一切帮助。队友的共同努力是帮助,合作伙伴的信任是帮助,关注者的认可是帮助。每次长谈,教诲,资源和信息共享,都帮助成长。

# 本文經孜孜同意轉自 老虎孜孜800天环游地球 的文章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