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夢團隊

發起人鄭智明和黃雅涵各有專長,但都了解自己的不足,所以在尋找更多人才。

我們的專長是在體驗教育與戶外冒險教育部分,這幾年,用戶外的模式來建立青少年自我效能/團隊建立/領導才能培訓…已漸漸被社會瞭解其效用,但因材施教,教育應是多元的。我們明白自己的弱點,所以除了更加自我投資學習之外,也需要其他人才來互補增強。所以我們邀請理念相同又專業的人,跟我們一起創造「青年圓夢協會」,協會現階段是採義務幫忙,但因為義務的心,讓創造這件事情更顯得美麗和真誠,我們也相信義務的心可產生更大的影響力,感謝加入協會的理監事們。

黃雅涵 (Ritu)

2006年接觸體驗教育,深信透過體驗與引導反思能幫助人變得更像人,於是自己持續專業的訓練輔以實務帶領團隊經驗; 最喜歡一句話是:生命之所以驚喜是因為和人的互動,我喜歡與青年互動,也在2007年開始開啟喜馬拉雅區登山與服務課程,透過服務瞭解我到我們的概念,因和喜馬拉雅的緣分,發現了GHT這條路線,喚起我心中想去完成一件事情的心,我的夢想引領著行動,不僅使生活更豐富,更催化了協會的成立,我知道當夢想的雪球越滾越大,世界與人也開始有了生命力。

鄭智明 (Mike)

從高中開始這名字在我心裡有兩個意涵,一是世界最高,另一個是夢想,兩個加上就是「我的夢想是要踏足這世界最高之地」。但自小不愛多說話的我,因害怕被取笑而把這夢想藏在心靈的最深處,有時更強迫自己把她遺忘。就在我幾近忘記這名字的時候,她又出現在面前,2009年12月,在一個研討會上,一群台灣年青人的分享把這夢想直接從我心裡拉上來,因這次的連結,2010年暑假,我終於可踏足這世界最高的山脈—「喜馬拉雅山脈」。到現在從事教師工作十七年之久的我,看著現今的學生失去自己的夢想及方向,因此希望能藉著青年圓夢協會,運用體驗教育元素,幫助年青人追逐夢想,找出自我價值。我相信年青人有著無限的潛能。

朱偉雄 (Lawrence)

由讀社工至當社工,到做了多年的學生工作,都是我多年前的夢想。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與很多人一樣都會經歷多番挫折,最後才能夢想成真。在我來說,「夢想」就是一個目標、一種動力和一份固執。「目標」就是我希望達到的境地,像船駛往希望要到達的地方一樣。「動力」就是海上的風、船上的帆,以及如何運用他們駛向目的地。「固執」就是你對目標的堅持程度,是顯示毅力的過程。盼望尋夢的你,也能擁有他們。

倫藻妮 (Julie)

 作為專業健身工作者的Julie,從事該行業已達十多個年頭,在過往她考取了不同的專門導師資格,如:瑜伽、普拉提斯;也在不定期參加一些大型的運動教學研討會,去年便參加了在台灣舉行的2012國際體育教學研討會,體驗不同文化、地區教學者的教學經驗,為了提高運動的專業知識,去年便完成了澳門大學運動教學的碩士課程。馬拉松比賽也是她喜愛的運動項目,除了身體的鍛鍊外,也是對思想磨練的好方法,青年圓夢計劃為年青人培養出良好的心智,建立目標、堅持、恆心、毅然、自信心、滿足感等這一切的元素,正是每位年青人需具備的特質。

李敏明 (Money)

各位好,我叫Money,請不要誤會我貪錢阿!本人是一名老師,愛貓狗、愛手作、也愛音樂…曾經有很多夢想,因為愛吃,中學時期的職業志願是開魚蛋檔(可惜到現時為止還未實現,應該還是有機會的:P)。人隨年齡增長,看待事物的角度與觀點總會有所改變;但回首往事,我總是慶幸自己能夠及時地完成一些夢想,雖然它未必能夠改變你一生,但肯定的是,你不會因為錯過而遺憾!(當然自己錯過的事情也不少,才有今天的體會),夥伴們!珍惜今天所擁有的,夢想可以遠大,也可以很微小,但無論如何,不要錯過實現夢想的機會!

蕭如軒(軒軒)

我是軒軒,冒險教育指導員,也是位引導員/教育訓練員。經過冒險教育課程的體驗,我可從學員們行為表現和態度上指出課程前後的差別,縱使對參與人員具有時間上、精神上、體力上、情緒上、思維上的種種挑戰,但是因著這樣關注「人」的本身以及同樣重視「體驗、學習、反思」教育方式,卻讓我認為再怎麼辛苦的訓練過程仍然值得。我期待以冒險教育為核心思想的教育方式,帶領更多的青年往喜馬拉雅山上去反思與學習,對我來說,遠征的『征』,不是征服所謂的世界高峰或是創造君臨天下的優越感,而是征服自己內心、內在生命中那座鍛練自己的大山、征一個因團隊達成共識的目標,努力貢獻自己於團隊當中的意義感與價值感。我的夢想便是蒐集人與喜馬拉雅山交織的生命故事,出版成書,ㄧ來鼓勵學生透過書寫再次經歷反思;二來將書出版也讓世人看見海外遠征這樣的冒險教育方式帶出的學習價值,讓山漸漸地被大眾接受她真是ㄧ處很好的學習環境;最終,出版的版稅用於青年身上,成為ㄧ筆永續的獎助金,提供經濟弱勢的青年朋友申請,使社會公益的善循環能持續地轉動下去!

周慧明(Ellen)

我是Ellen,熱愛手作、熱愛旅遊、熱愛大自然,小時候最喜愛看旅遊節目,心想將來一定要像旅遊節目主持人那樣背著背包四處遊歷,當第一次踏上旅程時,發現這個想法並不是夢想,而是邁向實現夢想的開始。出來工作以後有空便會跑出去看看這個世界,沿途總是遇到許多有趣的朋友,曾在某山區徒步旅遊時遇到一位日本人她帶著畫簿把沿途風景畫下,她說她的夢想是把所看過的風景利用畫筆畫下來,心想能把自己的夢想跟興趣結合真好,自此以後每次旅程出發前後我都會準備一些小手工,送給沿途認識的朋友,藉此把自己的興趣跟別人分享。只要你願意把想法付諸行動,便是踏出夢想的第一步。

蘇惠英(SUKI)

我的名字叫蘇惠英(SUKI),生長在一個經濟不富裕的家庭,小時候父母常常出外工作到很晚,我們從小都會顧好自己,從而養成很節儉不浪費,知道粒粒皆辛苦,長大吸收新知後,開始對環境有很大的興趣,總是會注意關於環境保護的新聞議題,因此立下第一個夢想就是長大有能力後去保護地球幫助弱勢貧困的人們。這個夢想看起來很遙不可及,光靠我一個人的力量也無法去完成。在求學路上陪伴著我的另一個支持 – 舞蹈,而這就是我的第二個夢想,雖然我並不是從小接觸,但從舞蹈中我看到堅持的重要,而這兩個夢想就是會使我不停的追逐,即使花了一生也不一定能有結果。有時候我在想,人人都有夢想,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達成,那為何它還這麼的美好,而我的答案是因為夢想最美的地方在於 – 專屬於自己的追夢過程。

陳俊明(Joe)

中學教師,自然教育導師,環保工作者;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期後在香港及澳門完成中藥學碩士及公共衞生博士學位,在澳門從事環境保護教育及推動工作十多年,一直以來熱愛動植物養殖、園林綠化及生態旅遊等活動,工餘時間致力推動澳門綠色生活的文化,擔任澳門生態學會副理事長以及澳門環保學生聯會會長。在2014年放下在公立學校的教職,毅然走上一年的地球村遊歷之旅,實踐自己十多年來的夢想,走遍地球最高、最低、最南、最北、最貧窮及最富貴的地方,去學習、去經歷及去認識人與自然之間微妙的故事。現在回澳開始致力於推動地球村文化工作之中。

歐詠琳 (Chloe)

2014年開始接觸智明與雅涵,從此被他們的熱誠所帶動著。在戶外,不論是上山、繩索或騎行,總有些吸引著我去探索的地方。不同的體驗讓我可以再重新認識自己。我喜歡走進大自然,在這個世界裡我找到自己的另一面。它給我的寧靜,讓我可以真正的放鬆自己,也讓我成長不少。2016年暑假,是我第一次踏足喜馬拉雅。經過了近二十天的健行與村落服務,對於自己在文化上和思想上也有了新的領悟。希望將來可以帶更多的朋友去感受我所經歷過的。總覺得人生不能過於平淡,有起有伏才能讓我成長得更快。

吳惠心(微風)

吳惠心(微風),第19屆屏東縣大武山成年禮學員,微風是我的山名,山神賜名寓意”雖不言語,但所到之處定必帶給人微微的歡笑。”也成為了現在從事體驗教育工作者的使命。
2016年畢業於屏東(教育)大學,本專業是文化創意產業學系,在台灣讀書的四年,把握時間和機會嘗試了不同的活動,大學積極參加社團活動,從大一起開始透過自然生態保育社的活動開始接觸戶外,在社團指導老師劉育宗老師帶領下,四年裡走遍了南台灣的山林,原住民部落,感受到原鄉和大自然的魅力,更學習到與山林的近距離接觸,會讓人更珍惜生活中的一切,更深深體會到澳門人十分缺少環境教育的機會。
大三時,第一次參加青年圓夢協會的活動,在台灣導師軒軒的帶領下,攀登上人身第一座百岳,在進行戶外活動時,也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可能性。也開始了解到體驗教育的力量,之後更繼續參與協會的活動,包括2015年的環島騎行服務,7日時間從花蓮騎行到高雄,過程中更在兩間國小進行服務和交流。
畢業後因緣際會成為圓夢協會的一份子,雖然和自己本專業差異大,但正正也是對自己的抱負,希望自己的經歷可以連結到未來的工作,帶領澳門青年以體驗方式親自走到戶外,去嘗試不一樣的事物,挑戰自我,發掘自己的無限可能。

麥皓華 (Tina)

大家好 !我在大學主修的科目是會計,會計通常給人的印象是很刻板、沈悶、對小事很執著的。而平常的我喜歡跟人接觸在空餘時間也有帶領年青人一齊做歷奇活動看到年青人帶著一些改變離開是很感動的事。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跟隨智明與雅涵行山,在她們的帶領下每個人有了更大的改變,回到生活中更有活力及勇氣。
由於看到人改變的過程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所以我正在修讀加拿大認可的賭博輔導員證書,充實自己令自己在助人的路上更加專業。我期望日後在青年圓夢協會中可運用自己的知識幫忙年青人,因為我相信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改變只要我們朝著正確的方向走下去,終有一天可以實踐自己的夢想。

Loading...